由 Mark Zuckerberg 於大學時期創立的 Facebook,自從上市之後成為國際級科技巨頭公司之一,但亦因需要「向股東交代」的關係,近年積極拓展廣告業務達成龐大收益,可是同時令到該公司漸入困局。做廣告需要極大量用戶資料,此舉使 Facebook 飽受評擊,如今連兩位 WhatsApp 創辦人都疑因信念不同而先後離去。

WhatsApp 由 Brian Acton 及 Jan Koum 兩位創辦人於 2009 時推出,當年以取代 SMS 位置的發展目標而大受歡迎。同期市場上已經有不少類似程式,而且還是免費的,唯獨 WhatsApp 堅持收取 0.99 美元下載費用或年費。據當年兩位創辦人的解釋就是一句:「我們不賣廣告」。

的確,收費版的 WhatsApp 極速普及起來,幾年間已經成為全球最多人使用的手機即時通訊程式。不過,隨後於 2014 年被 Facebook 以天價 193 億美元收購,往後相信大家都知道,就是宣佈永久免費。俗語有云,免費的東西從來是最昂貴的,在商業世界裡沒有免費午餐這回事。既然 Facebook 用天價收購 WhatsApp 這隻會生金蛋的雞,自然想往後就要它生出無數的金蛋。

在 Facebook 手上最成功收購的兩家公司中,Instagram 已經被改到面目全非,廣告滿滿,如今 WhatsApp 亦自然也不能避免。早於 2016 年時,Facebook 已經更新了 WhatsApp 的用戶使用條款,表明用戶數據將與母公司共享。由這一刻開始,相信大家都已經心中有數。

Facebook 最近陷入私隱危機事件中,全球用戶紛紛作出抵制。而 WhatsApp 創辦人之一的 Brian Acton 在離職後更加入 #deleteFacebook 的行列中。據華盛頓郵報消息指出,如今另一名更能代表 WhatsApp 的創辦人 Jan Koum 亦已離開 Facebook,放手 WhatsApp 這個「愛兒」。據知原因正正是不滿 Facebook 因為「需要」用戶資料作廣告目標配對而降低程式的點對點加密的安全性。

最後一位 WhatsApp 創辦人 Jan Koum 已在 Facebook 上發出了離職的消息,並且留下了一個傷感 🙁 的 Emoji。宣言中並沒有提到自己離職的真正原因,只表示會作為一旁觀者默默在看著 WhatsApp 的發展。

或者只能套用香港一句俗語:「賣仔莫摸頭」。仔既然賣了,錢已收,就放手吧。只是對於廣大的用戶來講,這一定不會是好消息就是了,代表日後你的更多資料會被加至 Facebook 的廣告資料庫當中。

生於大數據年代,使用者資料基本已經是赤裸裸的。仍在堅持不出賣用戶資料的 Telegram,最近卻是因這個原因而被俄政府告上法院,前路茫茫。

_______

Qooah 現已登陸 MeWe,立即 Follow:https://mewe.com/p/qooah

更多平台立即 Follow:Qooah IG (@qooah)Qooah YouTube,八掛產品發佈會現場,睇盡靚靚 Show Gir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