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玩家和粉絲的集體不支援將 NFT 加入遊戲,不過許多 NFT 遊戲基本都沒有成功。 PC Gamer 將原因總結為兩點,第一點是因為在遊戲中加入 NFT 並沒有價值體現;第二點為,玩家的 NFT 資產隨時都有被盜的風險,如果與現實資產聯絡到一起,就會出現許多的問題。如果將 NFT 以及區塊鏈與虛擬貨幣相聯繫的話,他們會產生大量電子垃圾造成環境污染,也會對能源進行消耗(目前世界上主要的電力來源依然是燃燒礦石燃料)。

根據新的 Rest of World 報導,以上這些原因並不能阻止 NFT 信徒提出更多糟糕的對未來的「暢想」。

這家非營利性新聞組織的報導大部分是關於一款類似於《我的世界》的 NFT 遊戲,名為《 Critterz 》。該遊戲在早期已經有部分的成功,有一些玩家就已經開始僱傭其他人來幫助他們在遊戲中營利,並給他們一定的提成。

一位名叫 Big Chief 的「高級賭客」組織了一個主要由菲律賓的孩子組成的團隊為他的賭場收集建築材料,然後他向「專業的《我的世界》建造師」支付了1萬美元來幫他建造這間賭場。

Big Chief 在接受采訪時說道「我手下有很多孩子在幫我玩。他們玩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想在沒法離開自己國家的情況下賺點外快。」之後他補充道,菲律賓人願意以這種方式玩遊戲,因為「他們能夠賺到足夠他們所花費的精力的錢。」他要求員工必須每天在遊戲中花費八小時,這已經與正常工作時間無異了,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在 NFT 中將收益最大化,這實際上根本就不是玩遊戲了。 NFT 是遊戲中的一塊「數碼土地」,你會在這裡面感受到虛擬遊戲世界裡面的資本剝削。

他的這種做法被稱為是對發展中國家弱勢群體的剝削,但是他憤怒的表示「我無法告訴你每個小時收入是多少,但我可以告訴你,菲律賓人的收入很少,生活成本也很低(合理假設Big Chief住在歐美國家,相比之下更低)。」

隨著遊戲的熱度越高,玩家數量增多,遊戲中的 NFT 價值開始下降, BigChief 表示玩家出售 $BLOCK 代幣僅僅只是因為持有他們而不是「因為他們生活需要錢」。 2022年大多數虛擬貨幣走勢導致 $BLOCK 從1月份85美分的高點在5月跌倒了3美分。在7月《我的世界》開發商 Mojang 宣布「不會支援或允許」 NFT 集成後, $BLOCK 價值直接減半。

Big Chief 哀嘆的說到「我對待這些孩子中很多人就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現在我不再能為它們提供更多東西,這有點令人難過。」

「以前,我真的幫助了很多孩子,讓他們有機會為他們的家人賺些額外的錢,但現在我真的沒辦法再這麼做了,這感覺很糟糕。」

NFT 遊戲顧問公司 Wolves DAO 的 Mikhai Kossar 提出可以讓這些人作為遊戲的 NPC ,這樣可以讓這些歐美國家公民能夠「幫助」發展中國家的人賺錢。他很嚴肅的說道「憑藉發展中國家的廉價勞動力,你可以將菲律賓人用作 NPC ,在你的遊戲中使用活生生的 NPC 。」「(這些人會)只是在這個世界生活,也許做一份隨機的工作,或者只是來回走動、釣魚、講故事,做一個店主,一切皆有可能。」

看到相關報導,許多人對此很無語。

_______

Qooah 現已登陸 MeWe,立即 Follow:https://mewe.com/p/qooah

更多平台立即 Follow:Qooah IG (@qooah)Qooah YouTube,八掛產品發佈會現場,睇盡靚靚 Show Girls